为了“上上下下”的便利 浦东加装电梯背后的故事

图片说明:东明红枫苑加装电梯开工仪式。 图片说明:周浦金源商厦居民乘坐新加装的电梯。 图片说明:拿到乘电梯的卡,红枫苑的居民十分开心。   当上下楼成了难题,电梯就成了一件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事物。但在本没有电梯的楼里加装电梯,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,它需要“天时地利人和”。   女儿周末带着大包好吃的来,南码头路街道临沂二村铭城园居民杨红芳再也不担心怎么搬上楼了;原本因为下楼不便不怎么出门的周浦镇金源商厦小区居民华邦夏,如今喜欢上了逛附近的步行街……这些变化,都只是因为,他们住的楼加装电梯了,“上上下下”再也不是问题。   上海已进入深度老龄化阶段,既有多层住宅楼里的一级级台阶,就像难以逾越的天堑,让老年居民们成为了“悬空老人”。多层住宅加装电梯项目,就是要解决这一问题。据浦东新区建交委介绍,新区目前已立项106个加装电梯项目,共涉及18个街镇。   但加装电梯并不容易,一些已成功加装了电梯的案例,或许能够带来一些启发。   “悬空老人”盼下楼   老龄化趋势日益加剧,加装电梯成为了“刚需”。在浦东的各个街镇,这样的需求无处不在。   这两天天气晴好,杨红芳有空就会到小区新建成的小花园里坐一坐,跟邻居聊聊家常。好环境让她心情很舒畅,但还有一件让她更高兴的事,是她所居住的2号楼在今年10月初刚加装了一部电梯,从此她和楼里邻居也可以随意坐着电梯上上下下了。   铭城园是建成于2000年的商品房小区。小区不算大,5幢七层的住宅,一共67户人家。小区其他方面都不错,唯一的缺憾,就是没有电梯。尤其是当年买房的居民年龄逐渐增大,大家都意识到了这个问题。   “2014年的时候,在报纸上看到上海有多层住宅加装电梯的报道,大家一下子就热闹了起来。”小区业委会主任张志良告诉记者。   为此,业委会成员专程去浦西参观了成功加装电梯的小区,随后便召开了业主大会。初步征询意见的结果是,98%的住户同意加装电梯。   “谁都会变老,都会需要电梯。”张志良说,“就拿我们2号楼来说,住户平均年龄超过了60岁,没有电梯,上上下下都不方便,4号楼还有百岁老人呢。”   响应居民需求、解决“急难愁盼”,既有多层住宅加装电梯是一个民生工程――没有电梯的多层住宅,尤其是老旧公房里,居住的多为老人,没人愿意当“悬空老人”,但缺少电梯,上下爬楼梯,不仅不方便,甚至还可能发生意外。   老龄化趋势日益加剧,使加装电梯成为了“刚需”。在浦东的各个街镇,这样的需求无处不在。   川沙新镇新德居委情谊苑小区,是浦东首个加装电梯的老旧小区。家住13号楼5楼的龚雅敏之所以积极为加装电梯奔走,一个主要的原因,是85岁高龄的母亲曾多次在上下楼梯时发生意外,甚至骨折。   2016年底,龚雅敏偶然通过媒体了解到上海对老旧公房加装电梯有惠民政策。这让她坚定了想法,跑遍相关单位,获取一手资料,准备各种材料,同时在业委会的授权下,组织了居民电梯筹建小组,一户户跑,一家家做思想工作,最终以整个小区90%、13号楼100%的同意率让楼里加装电梯得以立项。   位于周浦镇的金源商厦小区,则是另一种情况。建成于1999年的金源商厦小区是商住两用楼,下面两层是商铺,上面四层是居民住房,商铺与民宅之间,是一个平台。   住在金源商厦1号楼的华邦夏仔细数过,从一楼到六楼,总共是106级台阶,并且下面两层商铺层高比较高,相当于四层楼高的普通住宅,有58级台阶。   “换句话说,没有电梯,所有人进出,最起码要爬58级台阶。空手爬都累,要是手里拎点东西,再带个小孩子,更加受不了。我对面的一个老人,因为爬楼,还突发过心脏病。”家住1号楼6楼的崔治家,把这106级台阶戏称为“百步天梯”。   与铭城园情况类似,金源商厦的81户居民,平均年龄也超过了60岁。为了今后不再天天攀爬这个“百步天梯”,加装电梯成为了最迫切的需求。   为此,小区专门组建了业委会。“业委会头一桩大事,就是促成电梯加装。”出任业委会主任的华邦夏说。   互相体谅是关键   但凡成功加装电梯的楼组,都有故事,其中主要的共同点,在于居民之间互相体谅和支持,以及部分业主的无私付出。   老旧小区加装电梯,绝大多数卡在意见征询这一步。按照现行规定,加装电梯需要该幢楼90%以上业主同意且无明确反对意见,整个小区三分之二业主同意,才能申请立项。   但凡成功加装电梯的楼组,都有故事,其中主要的共同点,在于居民之间互相体谅和支持,以及部分业主的无私付出。   以周浦的金源商厦为例。2015年底,业委会召开业主代表大会商议加装电梯事宜;2016年初发放关于加装电梯的意见征询表,90%以上业主投了赞同票。   看似简单的过程,背后是一系列的无偿付出。为了争取居民支持,业委会成员提前做了大量的工作――寻找电梯厂商、考察电梯型号、实地查勘安装地点、咨询报价……   细节中见真章,业委会成员的准备工作考虑良多。金源商厦小区情况特殊,出门就是马路,电梯只能加装在马路边上,这样一来,安全性尤为关键。   “考虑到大家乘坐电梯的安全性,我们增设了门禁系统,同时将电梯设计为玻璃材质,以便居民出电梯前能够看到外面马路的状况。”华邦夏说。   有了充足的准备,在业主代表大会上,业委会拿出了具体的报价单、效果图,成功说服了那些尚存疑虑的业主。   同样的故事也发生在铭城园。选定了2号楼作为加装电梯的试点后,小区专门成立了加装电梯自治领导小组,一户户征求居民意见,希望达到100%的支持。“当时我们就想着,既然要做这件事,就要争取让所有人都没有怨言。”张志良说。   家住二楼的杨红芳一开始也有过反对意见。“当时,觉得自己还没那么老,而且楼层不高,爬个楼还能当作锻炼身体。”同样的,三楼的一对年轻夫妻对加装电梯也不感兴趣,同时提出了噪音、采光等各方面的质疑。   为此,自治领导小组反复上门做工作。在张志良第四次上门后,杨红芳改变了主意,“张主任说得没错,谁都会有年老的时候。”三楼的小夫妻在父母的劝说下,最终也同意了。   有了安装意愿,出资比例仍会引发争论,如果不能拿出一个让所有人信服的方案,很可能前功尽弃。   经过反复斟酌,并且学习了其他地方的经验后,铭城园的加装电梯自治领导小组拿出了方案:一二楼不出钱,三楼至七楼各按10%、15%、20%、25%和30%的比例出钱。而金源商厦的出资方案相对简单,因为电梯只到三楼平台,所有费用由大家均摊。   “加装电梯不应该只计算金钱比例,还要更多考虑邻里之间的和谐,以及那些无法用金钱衡量的快乐心情和美好生活。”张志良说。   而到了具体施工阶段,居民的支持和奉献更在一桩桩小事中得到体现。   金源商厦加装电梯施工时,楼下有停放的私家车影响渣土车清运建筑垃圾。一时找不到车主,热心居民拿来棉布将私家车盖起来,避免影响施工。情谊苑小区加装电梯时,电梯井需要占用一个停车位,虽然小区停车位紧张,仍有居民让出了车位,用以弥补安装电梯占用的公共面积。   众多部门帮一把   加装电梯属于群众自治工作,是群众自己的事。然而,加装电梯涉及审批、施工等诸多环节,很多时候需要政府部门帮一把。   在铭城园加装电梯的施工过程中,临沂二村居委以及南码头路街道办事处提供了不少协助,让张志良等人颇为感动。   张志良告诉记者,加装电梯施工时,电梯井刚挖好,却赶上台风,居民区党总支书记倪萍带着居委工作人员,在现场守了好几天,防止出现意外。   施工启动前,施工方需要地基材料图,但开发商早就不管了。当时,施工方告诉张志良,或者找到图纸,或者打洞测地基,而后者需要增加十多万元的费用。   无奈之下,业委会找到了居委会寻求帮助。倪萍四处打听,得知档案馆能找到图纸,但需要街道办事处盖章申请。在居委会协助下,张志良拿着申请跑了一趟街道办事处,很快就盖了章,从档案馆拿到了图纸。   加装电梯属于群众自治工作,是群众自己的事。然而,加装电梯涉及审批、施工等诸多环节,很多时候需要政府部门帮一把。   相关职能部门、街镇乃至居委会提供的服务和便利,往往能为居民加装电梯降低门槛、减少成本、扫清障碍,助力这项民生工程的推广普及。   金源商厦加装电梯时,遭遇了水电煤等管线的迁移问题。如此棘手的问题,单靠居民显然无法解决。这时,周浦镇住宅小区综合管理联席会议办公室伸出了援手。   “这是我们周浦镇第一个电梯加装项目,我们希望将它作为一个样本。”周浦镇住宅联席办的郑锋告诉记者。于是,借助“住宅小区综合治理”这个平台,周浦镇住宅联席办多方协调,最终帮助解决了管线迁移,施工过程中还多次与城管、安监等部门沟通,让施工得以顺利进行。   事实上,在推进既有多层住宅加装电梯工作上,包括新区建交委在内的各个职能部门,一直在探索各类举措,让这项民生工程开展得更加顺畅。   据新区住宅小区综合管理联席会议办公室相关工作人员介绍,为更好地推进电梯加装工作,区建交委、物管处、物业管理中心多次组织召开专题会,研究工作方案,积极推进电梯更新和加装工作。   为了优化手续办理流程,新区各相关部门根据有关政策规定做好审批、指导、服务和协调工作。区建交委作为行业主管部门,针对申请材料、征询流程和前期勘查等流程进行了梳理和优化,制定加装电梯申请模板,只要完整填写模板内容,就能确保递交申请“只跑一次”。与此同时,区建交委还在牵头建立“一门式受理、规划预公示、审批联审机制、管线协调推进机制”,合力推进加装电梯进程。   在相关职能部门牵头下,第三方社会力量也被引入。不久前,在花木街道牡丹六居关于加装电梯的推进活动中,一家提供既有建筑加装电梯一体化服务的公司也参与了进来。   公司负责人曹冰告诉记者,专业公司的加入,不仅能从技术层面解答居民的各种疑惑,更能提供手续审批、房屋检测、电梯采购等各方面的服务。   “大家的目标一致,那就是促成电梯加装,让上上下下更加便利,让老人不再悬空。”他说。